川建勘察设计院工程“亏本”欲让云南农民工“买单”?

栏目: 法制 来源:绍兴头条网 编辑:RS088 时间:2020-05-18 14:43

四川省川建勘察设计院(以下简称川建设计院)中标了漾濞县城南片区地质灾害治理工程,项目层层转包运作下来后居然亏了本。农民工经过数轮诉讼,在大理州中院终审判决强制执行

四川省川建勘察设计院(以下简称“川建设计院”)中标了漾濞县城南片区地质灾害治理工程,项目层层转包运作下来后居然“亏了本”。农民工经过数轮诉讼,在大理州中院终审判决强制执行下获得了工资。吊诡的是,近日,川建设计院又将法院终审判决案申诉到云南省高院,云南省高院组成强大的审判队伍高调受理此案,川建设计院欲将亏本的损失由农民工来承担。

省高院受理农民工工资申诉案

2016年6月12日,通过招投标程序,川建设计院以448万元的价格中标“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县城南片区泥石流地质灾害治理工程项目”,新闻头条,同年11月27日川建设计院与卢尚兵签订《承包合同》,川建设计院将中标的工程项目以3599953.58元的合同价款以劳务承包的名义整体转包给四川籍的卢尚兵,由不具备任何施工资质的卢尚兵负责工程整体施工。

2017年3月30日,卢尚兵与漾濞农民张金华签订了《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县城南片区泥石流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劳务承包合同》,卢尚兵又将漾濞县泥石流地质灾害治理工程转包给张金华等农民工代表。

同时,川建设计院大理分院负责人赵庆春与漾濞县复退伍军人联运公司签订了砂石采购协议,与其他水泥供应商签订了采购《协议书》,新媒体运营,之后,热搜网,各供应商与川建设计院产生了实际交易,并开具了增值税发票。

工程完工后,张金华等带领的农民工和材料供应商却迟迟拿不到拖欠的工资、货款,他们将情况举报到政府相关部门,川建设计院回复政府相关部门的函中称,该院承认劳务队中有欠款情况,但是属于劳务承包环节中劳务工程承包者未及时与农民工结算和支付劳务工资所致,责任主体是部份承包人,双方之间的纠纷应该由各方协商解决或者由司法部门裁定,热搜新闻网,该院作为项目管理者具有管理不当的责任,但不能说“恶意欠薪”。

(承认有责任但不支付工资)

无奈之中,张金华等农民工代表走司法途径解决纠纷。2019年10月30日,大理州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川建设计院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张金华工程尾款274628.60元。”

2019年9月2日,大理州中院终审判决,“由被上诉人四川省川建勘察设计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支付漾濞彝族自治县复退转军人联运公司货款461280元以及以461280元为本金,自2017年11月22日起至2019年1月22日止按照年息6%计算的资金占用费32289.6元。”

经过法院强制执行,张金华等人拿到了被拖欠多年的工资,供应商也拿到了货款。近日,张金华等人收到了云南省高院的短信通知,川建设计院将法院终审判决的案件申诉到省高院,要求他们作好进一步审理的准备。

项目管理违规亏损由农民工买单?

地灾工程是利国利民的重要民生工程,为了保证质量在进行招投标时对参与投标公司的资质和诚信等问题审核应该极为严格,查询网络获悉,川建设计院自2014年起至今就有69件诉讼案件,在其本土四川省内其中有买卖合同纠纷、工程合同纠纷、工程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等等案件,这些案件大多是败诉。这样一家诉讼累累的“问题公司”,居然中标了漾濞县的地质灾害项目,那么能否保质保量合规合法的完成项目的施工呢?

(官司累累仍中标)

从川建设计院将工程转包开始就注定了要存在违规违纪的问题。川建设计院在答复漾濞县人社局的一份解释函件中写到,本合同总价448万元,川建设计院支付了448万元,因洱海治理砂石涨价原因项目运作亏本了,所以只好拖欠农民工工资。

进一步了解发现,川建设计院存在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违规违法情况,对此情况,川建设计院大理分院负责人赵庆春告诉农民工代表,川建设计院把中标的地灾工程分包给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又把工程分包给卢尚兵,其中,卢尚兵将豹子箐和乌龟箐的泥石流地质灾害治理工程以最终结算价654628.60元转包给漾濞县农民张金华。由于对公账户不能转款给个人,才叫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打款。

正是工程存在层层分包,川建设计院和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各方吃一道提成后,导致整个项目的国家预算款短款,才出现了农民工和供货商付出了劳动提供了商品却拿不到钱的情况出现。大理州中院明辨是非依法公正判决,川建设计院欲将“亏损”由农民工承担的“鬼把戏”没有“表演成功”。“漾濞地灾工程,川建设计院才是中标方,你不支付农民工的血汗钱,谁来支付?”一供应商说,村官论坛,他们的增值税发票开具给川建设计院,经过开庭质证后才知道货款竟然是由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拨付的,水泥供应商陈李华补充,“我的水泥发票是直接开具给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令供应商们和农民工代表不解的是川建设计院大理分院和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人都是赵庆春,工程项目管理如此混乱,让他们十分困惑。

(自己承包给自己吃提成)

农民工承担不起亏损的责任

农民工代表张金华说,漾濞地灾工程总价448万,网络与新媒体专业,而他做的豹子箐和乌龟箐项目包工包料仅仅60余万。组织农民工施工期间,工程款一度被拖欠,他想带工人到其他工地上施工,川建设计院漾濞项目部的人承诺,拖欠的农民工工资他们会支付,并给予因砂石上涨造成的亏损7万元,他因为相信川建设计院是大型国有企业,才带人重新进场,包工包料、优质高效完成了工程项目,“没有想到工程完工,川建设计院仍是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

川建设计院运作项目亏损了,热搜网,这其中的巨额利益哪里去了?增值税发票开具给川建设计院,款项却由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拨付,有没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嫌疑?这个工程真正亏损的是社会底层的农民工和上游的国企——川建设计院,云南隆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主体不符的虚开发票)

 

(主体不符的虚开发票)

 

漾濞地灾工程,川建设计院真的亏本了吗?经过漾濞县法院和大理州中院多起诉讼,真相逐渐显露了出来,川建设计院也许真的亏了,可是其中有人赚了大钱,毕竟川建设计院是国有企业,有人“导演”了一场“损工肥私”的亏损“大戏”,一农民工代表说。

“众所周知,新闻头条,终审判决的民事案件申诉受理机率并不高,热搜网,作为漾濞县城南片区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的中标方,新媒体运营,川建设计院支付农民工劳务工资和建材货款可谓天经地义,地方法院都终审判决支持了,可云南省高院很罕见的受理了案件,川建设计院动用关系又准备将农民工拖入无休止的官司泥沼中。”张金华说,“农民工承担不了大型国企的亏损责任。”

涉及川建设计院实施的濞县城南片区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的多起农民工资终审案判决后的申诉案,即将在云南省高院开庭审理,谁是谁非,农民工们相信法院会依法作出公正的裁定。(周晓坤)

出处:绍兴头条网
来源连接:http://www.sx198.com/ArticleView_150118.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
随机推荐

   
      Copyright © 2018-2020 热搜新闻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在线投稿, 客服邮箱:599796737@qq.com

 

未 经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本 站 文 章 和 建 立 本 站 镜 像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30173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鲁)字第0025545号 鲁B-1-4-20050004           
Top